《希特勒回来了》:这是部喜剧,却让人笑不出来 Crazy Film Fan 电影

020-66889888

133979797878

栏目导航
搜狐新闻
联系我们
服务热线
020-66889888
手机:133979797878
地址: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经济开发区
当前位置:主页 > 搜狐新闻 >
《希特勒回来了》:这是部喜剧,却让人笑不出来 Crazy Film Fan 电影
浏览: 发布日期:2020-06-20


在去年底今年初的颁奖季中,有一部开始并不起眼的作品《乔乔的异想世界》以黑马的姿态逆袭成功,一举拿下了许多提名和奖项,包括奥斯卡的最佳改编剧本奖。而通过《雷神3》而被广为熟知的新西兰毛利族导演塔伊加·维迪提执导并亲自饰演了其中主角之一的「希特勒」,使得这个二战元凶又一次成为了被开涮的逗逼角色。

 

事实上,希特勒成为喜剧形象最早可追溯到元首本人还健在的时候,大师卓别林在《大独裁者》中虽然虚构了一个王国和独裁者,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明嘲暗讽的正是当时还如日中天的希特勒。在此之后,堂堂的第三帝国元首便频繁地出现在各种恶搞作品中,即使是2004年那部很严肃的传记片《帝国的毁灭》也在全世界网友们的聪明才智下剪辑成了各种鬼畜小视频。

 

不过在德国,至少在新世纪之前,「希特勒」这个名字还是十分敏感的,「不可为希特勒辩护,不得颂扬纳粹政府」甚至被写进了德国刑法。包括上文提到的《帝国的毁灭》等影片都是在2000年后拍摄的,07年的《拜见希特勒》是德国本土制作的第一部希特勒讽刺电影。当然,还有更加著名的《希特勒回来了》。此片是根据同名小说改编的作品,但舞台则放到了现代,用了一个穿越梗,假设元首当年没有死,而是在2014年的柏林街头苏醒了过来,那么他和德国社会会发生怎样的反应。


 

对于这么一个突然出现的法西斯恶魔,人们的第一反应是什么?毛骨悚然?避之不及?还是群起而攻之?然而都不是。最先遇到他的是三个踢球的孩子,压根就不认识这位大人物,只把他当成了古怪、邋遢的邻家大叔。而当他踉踉跄跄地一路走上柏林街头、走到勃兰登堡门前的广场时更是被看成了玩COSPLAY的街头艺人,人们笑着拉住他拍照,其中还有一群中国游客。甚至还被一个带着孩子的母亲认作是个疯子,吓得拿出防狼喷雾滋了他一脸,哪里还有半点元首的威严?

 

影片的前半段几乎被希特勒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尴尬梗填满,没有人恐惧,也没有人愤怒。这便从另一个侧面说明,只要时间够长,就足以掩盖历史和记忆。在如今的大众文化中,纳粹往往以两种形象出现,一种是恶魔、野心家、世界秩序的威胁者等非人化的存在,甚至仍然作为反派出现在二次元作品中(比如《美国队长》);另一种则异化为了情欲化、贵族化的象征,从上世纪六十年代以来,时常会出现一种高大挺拔、有教养、高度文明的纳粹军官形象,反映出人们对于施虐者既恐惧又迷恋的病态情绪。这种对纳粹的崇拜甚至让一部分年轻人为第三帝国套上幻想的光环,认为这是一个黑科技力量爆棚、于民亲善、清廉高效的政治体系,并构成了一种亚文化圈。由此可见,无论上述哪一种都已然同真正的纳粹相去甚远。


 

穿越而来的希特勒先是被一个报亭的老板收留了几天,在那儿他阅读了大量报纸,了解到了目前的状况:比如自己早就「死」了;德国在那场战争中以失败告终;波兰竟然还是一个独立的国家;而现在的德国由一个圆滚滚的女人领导,成天忧心忡忡、愁眉苦脸(笑死我了)。接着,故事来到第一个转折,一位行将下岗的电视台落魄记者法比安无意中发现了这位奇怪的「模仿者」,决定让他作为主角,希望通过拍摄一系列所谓「希特勒在当代德国生活」的视频素材,能够继续在电视台工作下去。

 

之后笑料的延续,已经离开了对希特勒新鲜感的大做文章,而是借元首的眼睛对全德国进行了一次有趣的解读。法比安问母亲借了车,带着他周游了德国一圈。希特勒所到之处,和各地的市民村民聊风景、聊生活、聊政治、聊移民,带着戏谑与自嘲,把德国这些年的经历都过了一遍。影片用了一种伪纪录片的形式呈现了这一段落,手法粗糙、没有精致的取景和镜头。表面看似廉价的处理,对比希特勒一直端着架子的形象,再加上用一些德国语言、文化上的梗,反而达到了特殊的喜剧效果。